军事
 

深刻把握智能化战争的制胜机理

人民出版社  www.ccpph.com.cn  2020-03-23        来源: 学习时报 作者:陈东恒

  习近平主席指出,要“研究现代战争制胜机理,把握军事力量运用的特点和规律”。当前智能化时代扑面而来,战争形态正加速向智能化演变。深入研究智能化战争制胜机理,揭示其时代内涵和内在规律,是建设智能化军队、打赢智能化战争的基础工程。

  智能化战争制胜机理的时代内涵 

  智能化战争制胜机理,是指制胜智能化战争遵循的基本原理。这一原理以人工智能的革命性发展和广泛运用为前提,与一体化联合作战的实践要求相适应,具有丰富的时代内涵。

  以智取胜。与制信息权是信息化战争的制胜关键不同,制智能权是智能化战争制胜的关键,信息化时代“以快制慢”的制胜机理终将被智能化时代“以智制愚”的机理所替代。更多的数据、更高的算力、自适应能力更强的平台,成为制胜强敌的关键。谁能在人工智能的研发运用上走在前面,谁就能抢占军事竞争制高点;哪支军队的智能化水平更高,哪支军队的战斗力就更为强大。

  以器为主。当今时代,机器广泛应用于科学实验、社会生产和日常生活,代替人从事繁重的劳动,“机器战士”也将越来越多地代替人成为战场厮杀的主体。这些无人化智能平台,使人的体能、技能、智能极大延展,指数级提升了传统武器装备的防护力、机动力、毁伤力,在现代作战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有人”战争正在演变为“无人”战争。

  以联为要。万物互联,是智能化时代的一个显著特征,也是智能化战争的一个鲜明特点。以联为要,通过人工智能和智能平台把战斗力要素和作战行动的多个维度联结起来,推动作战行动从传统“陆、海、空、天、电、网”物理域向泛在社会域、认知域拓展,构成智能化战争实践的基本面。基于人工智能的这种高效联结,战斗力要素和作战行动更加聚合为一个无缝连接的统一体,战场空间越来越融合成一个无影无形、无边无垠的整体。

  以质为上。从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及未来演变趋势看,智能化战争的高质高效远非机械化信息化战争所能比,这也是各国竞相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的深层动因。这种以质为上的极致追求,不仅体现在作战要素、战争资源量的积累上,更体现在质的跃升上,主要是作战行动更快、战争强度更大、打击精度更高、毁伤效果更好,极大节省了时间和人力成本,推动作战效能成倍提升。

   智能化战争制胜机理的实践要求 

  战争制胜机理决定军事力量建设运用的形态和方式。智能化战争制胜机理对智能化军队建设作战提出全新要求。

  把人工智能作为制胜战争的关键。科学技术是核心战斗力,人工智能作为前沿科技,更是战斗力的重中之重。着力发展大数据技术,不仅包括静态的数据信息,还包括动态的信息采集、存储、分析与服务等配套技术,把军事智能化基础打牢固。突出发展算法技术,主要包括深度学习、超级计算、类脑智能、量子智能、辅助决策技术,把军事智能化核心强起来。着重建好无人化智能平台,不仅作为一个执行特定任务的工具存在,还要作为一个集环境感知、决策分析、控制协同等功能于一体的具有自适应能力和类人思维能力的综合体,把军事智能化的载体搞坚强。

  把智能武器作为战场对抗的主体。目前世界上至少有70个国家在发展无人智能化军用平台,无人机、无人车、无人船、无人潜航器等粉墨登场,在战场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美军的“大狗”机器人可以满载物资和装备,翻山越岭对作战行动进行伴随保障。俄罗斯的天王星—6遥控扫雷机器人、球体态势感知系统及圣甲虫态势感知系统组成的体系,在叙利亚战场上大展神威。必须适应现代战争新情况,研发战场应变更灵、自适应能力更强、抗干扰性能更优、打击精度更高、攻击效果更好的武器平台,代替人长时间、高强度、全空间、近似无障碍地执行任务。

  把智能联通作为战场建设的重点。在最短的时间内聚合释放最大的作战能量,精准打击敌关节要害,是把握战场主动、制胜强敌对手的不二法门。人工智能正是靠着高效的联通性和强大的自适力,把战斗力要素迅捷聚合在一起精准释放、击敌要穴。美军正是基于此,把人、技、器的协同技术视为“第三次抵消战略”的技术支柱。必须把人工智能的强大联通力突出出来,通过人工智能把人与人、人与技术、人与武器装备、技术与技术、技术与武器装备、武器装备与武器装备等紧密联结在一起,瞬间释放最大的作战能量,精准打击敌要害,制胜对手。

  统筹推进军事智能化发展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面对战争制胜机理的深刻变化,加快推进军事智能化发展,应坚持以习近平主席有关重要论述为指导,积极转观念、开视野、明思路、找对策,着力把握好四种关系。

  把握好人与技的关系。众所周知,智能化不是简单的无人化,智能化战争也非简单以人工智能代替人的作用,而是以高度自动化的人工智能应用为特征的整体性重塑。在智能化军事实践中,人的作用不仅丝毫没有降低,反而更为重要。掌握人工智能的高素质人才,不仅是人工智能的拥有者、践行者,更是新的人工智能的发明者、创造者,依然是整个作战保障链条上的“总开关”,人与技术及武器装备更加紧密的结合仍然是战争的基本形态和基本样式。建设智能化军队、打赢智能化战争,不仅要紧紧扭住前沿技术发展运用这个核心驱动,更要下大力抓好高素质科技人才培养这个关键,还要在人机交互协同上加强技术研发、操作手培训、实战化训练,实现人、技术和武器装备的更深融合。

  把握好点与面的关系。智能化军队及其建设运行,首先是一个体系,体系的本质在于连点成线、结线成面、融局部为整体,实现各个组成部分的物理融合和效能聚合。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抓好作战平台智能化这个基点,在感知多源化、认知融合化、决策智能化、控制自主化、行动协同化、保障全局化等技术与装备的研发与运用上走在前面;还要抓好作战系统智能化这个核心,加紧制定通用标准,搞好信息资源共享,加快推进平台组网、跨域融通,促进万物互联,将单个作战平台联结为结构完整、功能完备的有机整体;同时也要抓好作战运筹智能化这个顶点,把人工智能更好地融入运筹决策,在人机交互、态势理解、决策辅助、任务规划、方案推演、作战模拟等方面实现新的发展和突破。

  把握好攻与防的关系。军事智能化优势明显,不足也同样突出,集中表现为系统自卫能力差、生存能力弱。由于过分依赖信息网络节点和指挥中心,一旦节点和中心被破坏就迅速崩溃;电子元器件敏感脆弱,遭受电磁脉冲等攻击易瘫痪失能;通信链路特别是控制链路长,易受干扰失灵甚至被敌控制利用。建设智能化军队、打赢智能化战争,在提升“智”的效能的同时,还应在提高防护能力上狠下功夫。加紧推进智能系统小型化、集成化,增强自适应能力,尽力减少对信息网络节点和指挥中心的依赖;加紧研发抗电磁干扰欺骗的新材料、新技术,增强恶劣环境中结构和材料的耐用性;加紧提升数据保密水平,特别是重点研发数据加密、数据破坏、云计算和量子通信等技术,确保信息安全。

  把握好软与硬的关系。军事理论和军事技术是军事革命的两大核心要素,双轮驱动才能协调发展。然而纵观世界军事革新史,技术及其物化形态武器装备等硬件的发展常常单骑突进,本应作为先导的军事理论却时常落在后面。实际上,作为军事理论的“软件”是军事革命的灵魂,不仅决定技术与装备等硬件如何执行具体功能,而且决定硬件如何相互作用、发挥更大效能。在把更多的资源投向技术革新与装备研发的同时,多给军事理论创新一些关注,在揭示机理、创新战法上多下功夫,使两者相得益彰、协调发展。

  责任编辑:顾楠

新闻出版总署主管 人民出版社主办 Copyright 2009-2010 by www.ccpph.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我们
协作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京公网安备 110402440029号 网站声明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